一系努力生存,一系努力寻死


instagram: noycine

拍照快三年了(有点长)

Miou Li:

“哇,怎么可能这么漂亮!”
2010年,当我到师傅的相片的时候,我发出这样的惊叹。

没错,我就是这样拿起相机的。在此之前,诺基亚E71一直是我的好伴侣,因为。。像素高(在当时)。


 一 

我迷恋过器材,一年内换3台相机,对各种单反数据倒背如流的事情也做过。

我迷恋过各种特效,长曝光,星轨,HDR,多重曝光等等。

我迷恋过超强的后期给人带来的惊讶。

我迷恋过各种人造光给人看到以往完全看不到的效果。



可在此之前,我不懂摄影。

我像盲人一样,在这头大象面前只能摸到局部,却自以为看透一切。

你我都走过这条路,避无可避。

很有一段时间,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要拍?拍了为什么?

为了拍出漂亮的相片?
为了别人的赞誉?
为了别人羡慕的眼神?
为了自己爽?
为了钱?
为了那声,大师?

很有一段时间,每当我从取景器里看这个世界,师傅相片的影子一直挥之不去
“如果是他,他会怎么构图”
“如果是他,他会站哪”
“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后期”


尽管一直都有很多疑问,我还是没有停下学习的脚步。
在技术方面,我永远是个学生。





大三的时候,我疯狂的给各种摄影机构,摄影师发简历,找实习。在得知曼哈顿每个摄影师在那个阶段基本上都收到过上百份实习申请的时候,我曾一度想放弃,这个城市太高压,想要真正的进入到高端领域真的不容易。

可我依然坚持着。

坚持这份梦想不容易,让它变成现实更不容易,感谢老爸,老婆和师傅一直的支持。

2012年暑假,实习了。
更加深刻的体会到,技术上的东西,就算是一只猴子,培训后都能做得出来,这个行业里技术上没有秘密,大家该懂的都知道。

反观理念上,灵魂上的创新,才让我深深的感受到差距。

我在中国长大,虽然年少时极度叛逆厌学讨厌中国的教育机制,但中国教育的“竞争机制”或多或少的对我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句活,我想大家都很熟悉。

因为这潜移默化的影响,我花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才学会去怎样欣赏,学会去创造。

三。

慢慢的,我学会遗忘
这种遗忘的感觉,很像张无忌学太极拳那样,只是人家很快便领悟到了,我却花了两年。
我终于走出了师傅的影子,遗忘了各种构图法则,区域曝光,各种相机的数据。

慢慢的,我也只记得自己相机的功能,我只需要我需要的功能即可。
我对相机要求很简单,定焦镜头,35mm,50mm皆可,数码要有13ev以上,胶片随意。
能手动控制所有基本数据,有热靴。

iPhone的出现是个意外,等效33mm左右定焦定光圈,完全没手动,如果是个卡片机,我想我根本不会看它一眼。

可是它能上网,它小,它随时会被我带在身边。

在遗忘的过程中,我依然在学习。像不像一边吃,一边拉?当然不是。我只吃不拉,吃的东西都得消化掉。



摄影是我的语言,相机是我的护照。

对作品的喜好,其实就和吃饭的口味一样,有人喜欢辛辣,有人喜欢甜。

我对那些把色调变得和实景差异非常非常大的风景相片从来无法共鸣,相反却对德系摄影师那些稳重,扎实,低调的风景情有独钟。

我喜欢纪实,我喜欢时尚,我喜欢在两者的现实和虚幻中穿梭。

我是一个人,所以我喜欢拍人。





快三年了,我依然不懂摄影。

觉得我拍得还不错的朋友,谢谢你们的支持,你们每一条留言,都是对我的鼓励。
觉得我拍得很糟糕的朋友,依然谢谢你们,你们的批评,让我保持清醒。

所以我决定继续往这条路走下去,用一生来寻找这个答案。

评论
热度 ( 242 )
  1. 空城旧萌摄影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万兄Miou L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摄影研究所

© CineHo | Powered by LOFTER